其实也非一月之河:里约的形成

发布时间:2020-06-18发布者: 浏览数:382

其实也非一月之河:里约的形成

  今年奥运的主办城市里约热内卢(Rio de Janeiro),其城市名称意为「一月的河」。2009年她与多个城市竞争后,终于确定获得2016年奥运举办权;而五百多年前,十六世纪的葡萄牙和法国也曾经在此地激烈的争夺控制权。

  1584年,耶稣会教士费尔南‧卡丹(Fernão Cardim)抵达里约看见当地景观地貌,不禁讚叹说道:「这里彷彿是被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和建筑师──我们的上帝设计打造而成。」以编木籐夹泥建造的棚屋集群,围绕在瓜纳巴拉湾西岸的据点旁,而这座有如原始社会的简陋城市,仅有约750人居住。

  此时的里约热内卢距离成为巴西主要城市还有很长一段时间,然而他的形成过程却是全球性的事件。她涵盖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竞争,包括宗教战争、争夺资源及横越海洋的大迁徙;她标誌着西半球最早的帝国殖民扩张竞争,并形塑出往后的世界历史。

其实也非一月之河:里约的形成

  欧洲人开始定居在瓜纳巴拉湾周围始于1555年,大约是葡萄牙人首次踏上这块土地的55年后。在马尔山脉与大西洋之间的瓜纳巴拉湾,从新石器时代开始便已经被图皮人(Tupi)佔据了数世纪。图皮人是分散在巴西各地的原住民,不同规模大小的部落都靠着捕鱼和狩猎生存,是个毫不在意赤身露体的半游牧民族。

  跟随第一艘造访巴西的葡萄牙舰队的航海家佩罗‧卡明哈(Pero Vaz de Caminha),在1500年致信给国王曼纽一世(King Manuel I)时提到:「他们看起来是如此天真单纯,任何我们期望赋予的印记都能很容易地印上。」虽然卡明哈在信中讚扬了巴西的「地广人稀」,但葡萄牙人对她并不是立刻产生兴趣。根据1494年教皇亚历山大六世调解两大航海强国,西班牙帝国和葡萄牙帝国瓜分新世界规则所签订的《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》(Treaty of Tordesillas)内容,巴西海岸线确实属于葡萄牙。

  对葡萄牙人来说,巴西最吸引他们的是沿大西洋海岸生长的巴西木,它类似于亚洲的苏木,也能製造出高贵诱人的红色染料。葡萄牙皇室很快地夺走了进口巴西木的垄断地位。由于这些茂密丰富地树木沿着海岸生长,这让葡萄牙能够沿线派遣船只开採原木,而不必在当地定居。而在此之前,巴西出口的东西只有像鹦鹉、猴子和罕见原生物种,这种仅供王公贵族赏玩的装饰品。

其实也非一月之河:里约的形成

  导致葡萄牙人在巴西建立根据地的原因是由于其他国家的竞争,其中最主要是因为法国人不断劫掠其海岸资源,才使葡萄牙开始重视巴西。1510年代开始,许多来自法国布列塔尼和诺曼第的水手纷纷造访巴西收集木材,他们用饰品、金属工具和武器换取当地原住民的劳动力。而到了1520年代这类活动逐渐增加:光是1529年的上半年,就有大约两百吨的巴西木材运到了法国的翁夫勒港。随着时间推移,法国商人也开始出口像巴西胡椒木这类植物。虽然原则上这类航程都属于私人经营,但法国皇室对此事也有些顾虑和不安,毕竟他们从未承认过《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》的合法性。

  随着法国人在巴西的商业活动变得更加明目张胆,葡萄牙人也採取了应变措施,葡萄牙皇室呼吁法国国王法兰索瓦一世(François I)阻止国民侵佔,并在巴西海岸线派遣巡逻船取缔。最着名的是马丁‧阿方索‧德‧索萨(Martim Afonso de Sousa)在1530至1532年间所率领的巡逻队,他们不但登陆建立了巴西第一座城镇「圣维森特」,还上岸向内陆勘察了七百多公里,最后在接近巴拉圭河附近发现了黄金和白银。船队在离开后向葡萄牙国王约翰三世(João III)汇报了探勘结果。

其实也非一月之河:里约的形成

  阿方索远征内陆的行动让巴西进入了新的阶段:欧洲人从海洋争夺到大陆的转变。1532年约翰三世採取了殖民计划,透过发放领土鼓励葡萄牙人前往巴西淘金;而为了巩固经济和政治力量,葡萄牙人粗略且未考虑现实地貌将土地划分为十五条横线:每条广度约为240公里,从海岸线延伸到不确定的内陆地区。这些区块被分配给十二名受资助的臣子、军人和探险家治理。而儘管葡萄牙人极力保护自身利益,但杀头赚钱的生意总有人做,法国船只仍不断前来抢夺木材。

  法国的竞争导致巴西木在欧洲市场上价格下跌,进而影响皇室收入。因此葡萄牙国王于1548年派遣了托梅‧德‧索沙(Tomé de Sousa)前来担任首任皇家总督,建立设防城市以打压当地起义和驱逐外来「海盗」。

  而法国商人也不甘示弱联合了图皮南巴(Tupinambá)部落,该部落佔据了瓜纳巴拉湾及周边许多地区,法国人与他们建立了良好的贸易关係:法国人需要开採巴西木的劳动力,而图皮南巴人则希望藉由欧洲先进的武器装备,击败邻近的敌对部落。1555年,法国探险家尼古拉‧迪朗‧德维盖尼翁(Nicolas de Villegagnon)在瓜纳巴拉湾中部为同胞建立了一个法国殖民地,虽然法国国王亨利二世(Henri II)没有公开支持他们的行动,但私下提供了两艘船和一万名特赦囚犯加入他们。

其实也非一月之河:里约的形成

  法国建立在里约的殖民地触怒了葡萄牙,约翰三世更派遣使者向亨利二世抗议,但由于双方宗教不同(葡萄牙信奉天主教,而法国信奉新教)和日益加剧的利益冲突,矛盾始终无法解决。终于,1556年葡萄牙国王将里约的皇家总督换成了门第沙(Mem de Sá),他耗费整整九年时间才透过武力解决纷争,并实际控制了整个瓜纳巴拉湾。

  门第沙于1568年5月离开里约热内卢,并将皇家总督的位置留给了表亲萨尔瓦多‧科雷亚(Salvador Correia)。他离开时断言今后此地将会是「和平与宁静」,而这个说法的确印证了绝大部分的情况:虽然法国和图皮南巴仍在卡布弗里乌驻扎直到1574年,但里约再也没有受到严重的威胁。接任的科雷亚则在短短几年内于戈韦纳多岛建立了庄园,开始生产和培养食糖产业。1570年代,里约热内卢短暂地成为整个巴西南部的首都;而两个世纪后,她再次获得同等的地位。

  1808年葡萄牙遭到拿破仑入侵,约翰六世便将王室迁至巴西,而里约也升格为葡萄牙帝国的首都;1821年约翰六世应国会要求赶回葡萄牙,并留下儿子佩德罗(Pedro I of Brazil)作为巴西摄政王。而佩德罗在当地人民的拥戴下,便领导了巴西踏上独立之路。最终在1822年正式加冕为巴西皇帝,此后脱离殖民完全独立于葡萄牙。

其实也非一月之河:里约的形成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申博太阳城_缅甸金银岛开户|用智巧的产品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钱冠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阳城贵宾会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