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引渡恶法】让我们学习易地而处

发布时间:2020-06-13发布者: 浏览数:540
【引渡恶法】让我们学习易地而处

二零一九年六月散碎︰

那天早上,穿着黑衣,坐后排位置,晒得背脊发滚,在想黑色实际上对于运动原来不太有利,右边两位男的,在讨论社运的暴力边缘理论。暴力边缘理论,对台湾民主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抗争者行到暴力的临界点,逼使统治机器使用暴力,显露他们兇猛的本性,抗争就可以继续。而左边两位婆婆,以庶人的语言,一直在骂警察,骂政府。「仲话与青年同行,同佢老母啊!鬼同佢同行!」然后,其中一位婆婆,送我一个麵包。

在场运动承载了很多声音、很多思考,跨越世代、阶层,是趋近民主的一种实践。同时,最重要的是,当我们要将和理非与勇武连结,甚至乎与更多,包括牧者、教徒、母亲前所未有地连结,我们每个人也开始仔细地学习如何穿过他人的位置,聆听不同的声音。而最重要的是,不为自己,或他人带来伤害。每次都是艰难的选择。

譬如下午封大楼的门,有表示支持的女生想回公司拿身份证,然后下来加入。然而,在我们紧张得会排斥他人的状况中,也是充满盲点,总是拒绝走进他人的位置,无法知道执着与宽容之间可以有多少可能性。而最后发现,保安早把闸关掉,要进出也不再是我们可控制。一切,也有关信任。在这个城市,受着一班虚伪自私的人所管治,我们很容易视他人为威胁者。

因此,记下这些的时候,我特别记得那两个本来在放饭,却突然戴上口罩加入的OL,还有明明在上班,却把手上的食物分给我们的外籍男士,还有经过我们,为大家打气的阿姨。还有,那位微笑着向我们提出质疑的男士。在这样纷乱,在这样难以作出选择的氛围里,他们聆听,他们信任。他们不把他人视作威胁。他们从最日常的空间跨进一个例外状态,那一步,足以让民主的精神延伸下去。

(另外,庆幸终于有一个概念,自由閪,可以把运动归于女人。女人再不是从属的参与者。然而,开始看到有人留言,上载女抗争者的照片,拍下了她们的身体或是样貌,有点失望。希望大家也互相提点,互相争论,我们追求的自由,是所有性别身份的人,都应该获得。这也是前日诗人S所提点的。)

(编按︰文题为编辑所加。原文发表于王乐仪Yves Wly脸书,承蒙作者惠允转载。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申博太阳城_缅甸金银岛开户|用智巧的产品|网站地图 申博赌城开户 www68sunbet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