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Sigur Rós怎幺能不跳舞?──《毛月亮》

发布时间:2020-06-25发布者: 浏览数:270

听Sigur Rós怎幺能不跳舞?──《毛月亮》

  今年四月,云门2推出了新作《毛月亮》。从当代科技的省思出发,云门2在舞台上打造了一个「科技部落」,试图表现出身体与技术的拉扯──或共舞。

  毛月亮,即是月晕的俗称。古人说「月晕而风」,意味着事件发生的徵兆;每当月亮周围出现光晕,便知道地面将有风起。到了今天,大量的人造卫星更是团团包围地球,取代了月亮的古老地位。透过人造卫星的电波来「带风向」,早就是脸书上的日常生活。

  然而,云门2这次真正掀起了新旋风,将极圈的气流引进台湾的舞台。在云门总监郑宗龙的力邀之下,一个世界级的摇滚天团成为了《毛月亮》的音乐製作人,他们就是来自冰岛的Sigur Rós。

  Sigur Rós以「后摇滚」、「实验摇滚」的曲风着称,创作丰沛而多变,在国际间享有盛名。这回Sigur Rós为云门2製作音乐,也是一场令人惊喜的跨国合作。郑宗龙创作《在路上》时,从网路上偶然搜寻到Sigur Rós与美国现代舞大师摩斯.康宁汉的合作并深受吸引,才会在国表艺三馆的鼓励下邀请Sigur Rós製作音乐。相隔千里的两座岛屿,透过网路产生了意外的联繫;无论是在极圈边缘的冰岛,还是在亚热带的台湾,传播讯号的钢铁月亮都高挂空中,不分时差。

  如果你正在阅读这篇文章,也建议YouTube搜寻〈Svefn-G-Englar〉搭配服用,实际感受Sigur Rós的独特风格—─


  事实上,Sigur Rós堪称是当代摇滚界的配乐之王。早在《毛月亮》之前,Sigur Rós就曾经与美国编舞家Merce Cunningham联手,为一支现代舞作《Split Sides》製作专属音乐。此外,Sigur Rós的作品也大量成为影视配乐,时常可以在剧情高潮处听到他们的演奏。即使不是摇滚乐迷,多数人可能也听过Sigur Rós的旋律,就在那些脍炙人口的电影场景。例如《香草天空》(汤姆克鲁斯告别梦中情人,从大楼楼顶一跃而下),《花神咖啡馆》(青春年少的男女主角一见锺情,在慢动作镜头之下深情对望),《黑镜》……。

  Sigur Rós的音乐本身也富含视觉意象,令人联想到冰岛的特殊地景。冰岛的面积不大,却有着相当特别的地貌,兼具冰河与火山地形。从这里出产的音乐确实是「冰与火之歌」。Sigur Rós初期的清澈、幽微,的确像是雪花冰晶的透明感;他们也回归过传统摇滚乐的热烈轰鸣,证明了Sigur Rós不乏火山一般的爆发力。至于郑宗龙亲自造访冰岛的时候,则是对于当地的刺骨寒风印象深刻,呼应了《毛月亮》「月晕而风」的舞蹈场景。

  但云门不仅是单方面接受来自冰岛的赠礼,台湾的独特声景同样成为了Sigur Rós的灵感来源。这次合作,郑宗龙不只有挑选Sigur Rós的过往作品,还提供了台湾的声音素材给Sigur Rós加以创作,包括庙会常见的阵头音乐与唸咒歌声。而郑宗龙当初听到Sigur Rós的合成器演奏,也联想到台湾早年婚丧喜庆的电子琴音乐,因此感到十分亲切。台湾的民俗音调与北欧的摇滚声响,两种看似天差地远的类型,在此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共鸣。

  这也说明了科技的扩散如何打造全球村的想像──即使台湾话与冰岛语截然不同,合成器的电子声响却是共通语言。如此一来,我们便回到科技的话题来。

听Sigur Rós怎幺能不跳舞?──《毛月亮》

  在《毛月亮》首演的四月十三日,Sigur Rós也会同步发行全新的专辑,收录了他们为云门製作的音乐。这一天正好是世界唱片日(Record Store Day)。这个节日是由美国独立唱片行发起,旨在推广实体唱片,希望在串流平台之外保留一方净土。为了响应这个纪念活动,Sigur Rós的新专辑发行的是黑胶唱片的版本,全球限量2000份──如果担心抢不到限量版,不妨亲自前往剧院观赏《毛月亮》,一睹为快。

  其实,黑胶唱片的发行不只对音乐产业意义重大,还能呼应《毛月亮》的科技意识。如今,数位科技不断扩张虚拟的领土,一步步侵蚀现实的空间;网路资讯逐渐取代实际经验,人类的肢体开始退化,只剩下一双发达的眼。其极致便是科幻电影的想像──大脑意识上传到电脑网路,捨弃了累赘无用的肉体。相形之下,舞蹈作为身体的极致运用,将是一种对抗虚拟化的姿态。正如黑胶唱片顽固地成为数位时代的遗民,舞者总会是虚拟世界的反叛者。

  话虽如此,吉他与舞鞋之间也不乏对抗的张力。尤其是近年来,我们不时看到摇滚与电音(Electronic Dance Music)的对抗。正如黑胶唱片对于串流平台的排斥,摇滚的支持者也标举真枪实弹的乐器演奏,看不惯电音那种数位合成的虚拟声响。部分死忠乐迷的心声,或许就像Sigur Rós配乐的那集《黑镜》标题:Hang the DJ。

听Sigur Rós怎幺能不跳舞?──《毛月亮》

  当然,事情总是有另一面。摇滚迷感叹实体乐器的凋零,反对数位化的虚浮风气,固然是要维护音乐场景的现实性;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电音音乐所具备的舞蹈元素(也就是「电音」这个翻译所遗漏的「D」),其实也彰显了舞者身体的具体性。现实与虚拟,类比与数位,对立的两者并没有那幺绝对。

  透过Sigur Rós与云门的合作,我们至少瞥见摇滚乐在数位时代的一条出路,通往的方向正是它自身的源头——摇滚乐与生俱来的舞蹈基因。猫王当年身为摇滚之王,最有名的不是他的音乐,反而是那怪异彆扭的独门舞步。而今日的摇滚乐走得如此之远,只有更加扭曲的现代舞才能配合了——但或许,我们不必强调摇滚乐与现代舞的「跨领域」合作,音符与舞步的结合本就是浑然天成的。

  总之,不管是云门的新旧粉丝,还是Sigur Rós的忠实乐迷,都可以期待《毛月亮》的上演。时时为脸书焦虑的人们,也有很好的理由踏入剧院。在这个网路恐慌的年代,看表演也许是一种有效的艺术治疗──由于表演期间不得不关掉手机,我们总得强迫自己离线一段时间。

演出资讯

2019 NTT-TIFA 郑宗龙X云门2《毛月亮》
演出时间 |2019/04/27(六) 19:30 | 2019/04/28(日) 14:30
演出地点|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
节目资讯 | https://www.npac-ntt.org/npacnttprogram?uid=14&pid=727

音乐资讯

22° LUNAR HALO─Sigur Rós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申博太阳城_缅甸金银岛开户|用智巧的产品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真人金花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bet体育官网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