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引渡恶法】或撤或留?关于自由意志

发布时间:2020-06-13发布者: 浏览数:987
【引渡恶法】或撤或留?关于自由意志

今次反送中运动的特点之一是没有大台。「没有大台」的其中一个含义是没有人或组织能够号召及领导参与者撤或留,参与者要自行判断撤或留,并为自己的选择承担风险和责任。反之,如果有大台,大台就需要承担相关责任。

不论在直播还是网上讨论(及发梦)里,「自己决定撤或留」这个观念一直被许多参与者强调。例如在6.21首次包围警总当晚,现场及网上(连登)曾一度出现公投决定撤或留,但这些公投在事后都被不少人批评。

我个人倾向反对今次运动用公投去决定去留。

第一,如果参与者有基本共识同意这次反送中运动没有大台,则任何人及组织都没有权力及正当性去举行公投,因为公投需要获得群众授权。

其次,投票过程很难确保公正全面,因而没有认受性,例如投票者很可能只是运动者的一小部份人(网上数百名人的投票能代表所有现场人士吗?),这些人的意志无法正当地构成「民意结果」去引导群众作出决定。

第三,去留对整场运动构成巨大影响。「去或留」本身是强制性二元选项,排除了其他可能性,并要大家只能在其中二选一。而投票的意义在于要大家服从投票结果(群众意志),因此当投票结果出现,必须构成相对大的压力或效应令其他人遵从,即使有些人不认同整个投票。譬如若然许多本来愿意留在现场的人看到公投结果后,(若结果是撤)怕现场将不够人数已离去,这将令本来有群众力量的运动溃散。

因此,我们有理由反对对「撤或留」进行公投。但是,这表示任何人都不应该表达「撤或留」的诉求?我在直播和网上(及发梦)多次见到有人提到:参与者有自由意志,「撤或留」应该交由个人决定,我们不应该呼吁人离开。这是个很有趣的说法,涉及到我最熟悉的哲学上常提及的「自由意志」。然而,「参与者有自由意志」意谓着参与者不应呼吁人离开吗?

从最抽象的层次来说,自由意志是指人有选择的能力,只要当事人没有受到支配、操控或强迫,那幺该人作出的决定就是自由的。因此,只要参与者在呼吁期间没有强迫、支配或操控其他参与者的去留决定,就不算是侵犯对方的自由意志。

我们可以理解部份参与者强调自由意志,目的是强调让参与者自行决定去或留,不希望受到「大台」引导。但是,如果真的相信群众有自由意志,应该要相信群众也有能力去理解、分析和判断别人甚或大台的呼吁。

有人可能认为上述说法不是也容许大台公投再让群众决定吗,那我还有甚幺理由反对公投?但是,反对公投理由的要点在于公投本身的正当性和认受性问题,而非基于让群众决定的考量上。因此,这反驳是不相干的。

我们可以排序以下活动影响群众决定的程度:大台公投>大台呼吁>名人拎咪呼吁(立法会议员或组织干事成员)>个人拎咪呼吁>个人大叫呼吁>小组围内呼吁>个人在网上呼吁。大台公投含有正当性问题。其后的呼吁虽然也会构成一定的「压力」,但这些呼吁没有认受性或强制性问题,且当事人要承担回呼吁的责任(例如名人可能会被指判断错误),因此我们应该容许这些呼吁存在。

非常可合理预见,对于现场人士来说,「撤或留」是非常重要且艰难的决定。如果判断错误,不但自身有机会被(无理)拘捕和武力对待,也会令同伴身陷险境;但如何决定去留,就要对现场形势有精準的判断力,这需要相当的经验和情报,缺一不可。

因此,建议大家不论是呼吁去或留,呼吁内容最好包括相关理由及情报。另外,最好大家在事前或在网上讨论出「撤或留」的合理条件是甚幺(例如「人少就必须散」、只要警方出动防暴,而现场市民只有数百人,就注定无法死守,必须撤离),再经过文宣呼吁开去。

今次运动强调「不流血、不受伤、不被捕」,大家都需要保留足够实力作长期抗争。因此,「撤」无疑是痛苦的决定,但白白牺牲伤害自身,也会削弱群众力量。所以,大家必须要更有智慧去判断去留。

其实,在哲学上,「自由意志」一直和「理性」息息相关:自由意志的基点在于大家运用理性智慧去作出判断和选择,否则所谓行动只是某种情绪或本能式反应。自由意志的出发点不是要大家不去讨论、建议、呼吁去留的问题;反之,正是基于大家有自由意志,大家应该更好地运用理性去判断和选择,同时尊重他人的决定,不能强制要求别人去留的决定。

今凌晨 (6.27) 有示威者赶不及离开,被警察包围扣查,登记身份证。在这个威权时代,警方可以事隔一年半载甚至更长的时间,再去拘捕你,即使你没有做过任何违法之事,也会受到长期的折磨和恐惧。所以,大家真的要好好判断去留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申博太阳城_缅甸金银岛开户|用智巧的产品|网站地图 申博77msc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